股价暴涨 400% 的美图离“中国 Adobe ”还有多远?

2023年3月27日 by 没有评论

雪球上,对单个标的过于迷信的发言并不鲜见,而绕开大厂,对标冷门赛道的情况,却很稀罕。

月初发布的 GPT-4,对图像行业有着颠覆性的影响。用张朝阳的话说: 不仅能够支持图片输入,还能看懂图片。

如此一来,意味着在图片质量、生成效率提升的同时,图片或许可以像文字、代码一样,成为人机交互的基本单位。

通俗的讲,就是你随便画一张网站草图,GPT-4 就能根据你的图片,生成出真正的网页,而不再需要代码。

图片某种程度成了交互通行证,由此可能带来的需求爆发,让图像行业焕发想象力。可以看到,自 ChatGPT 发布以来,相关影像设计行业标的,都呈起飞之势。

src=这也就不难理解,部分投资人为何如此热捧。毕竟,站上新的风口,或意味着美图 2021 年开始讲的中国 Adobe 故事,有了撬动需求的可能性。

2022 年的小米新品发布会,被雷军开成了穿越人生低谷感悟会,近三小时的演讲中,关于金山当年失败的内容占了一大半,可见有多难以释怀。

但今天我们知道,更深层的原因在于:一、人力相对廉价,企业数字化需求低;二、定制化需求多且杂,「项目」导向而非「产品」导向。

举例来说,尽管办公软件大多是盗版或免费,可使用这些软件还得配电脑。而当时一台电脑的价格动辄 5000 以上,比会计的平均工资高出五倍不止。

而必须数字化的企业,如央企、大型民企等,更喜欢让软件公司为自己量身定制。软件行业「边际成本为零」的底层商业模式,在这里变成了堆人头生意。

勤勤恳恳耕耘 19 年的金山,2007 年上市时市值只有 6 亿港币;而刚成立 7 年的百度,不仅提前两年上市,市值高达近 40 亿美元。

看看别人,再看看自己,雷军留下一句, 这些年就像在盐碱地里种草,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 ,就离开了。

然而没过两年,SaaS 这种创新、性感的模式——能进一步降低客户运营成本,在大洋彼岸铺开。

比如,三星将其超 11 亿的用户规模,从甲骨文的数据库迁移到 Amazon Aurora 后,每月可节省 44% 的运营成本以及其他费用。

受益于此,Salesforce 跑出了一骑绝尘的成长曲线;传统软件企业 Adobe 转型 SaaS 后,也彻底打开规模效应的阀门,利润水平直线上升,ToB 市场进入向上的拐点。

src=这让苦兮兮的国内厂商,垂涎不已。2014 年前后,中关村创业大街上 中国 Salesforce 密度直线拉升。

可以看到,SaaS 标杆之一有赞,像素级对标老美模式,以产品为驱动,在微信上给淘宝商家做 CRM(客户关系管理)。

而其常年的竞争对手微盟,则以营销能力见长,为中小企业提供保姆级别的微信小程序营销解决方案。比如,对接全国各地的经销商,帮企业提高收入。

但从结果看,真 SaaS 有赞,相比被调侃为 披着 SaaS 皮 的营销公司微盟,无论在客户数量,还是客户流失率上,都逊色很多。

src=备注:数据选取 2017-2019H1,是因为此后二者业务模式开始趋同。

数据统计,美国公司平均使用上百个 SaaS 软件很常见;但在享受人口红利的国内市场,企业即便上了 SaaS,数量也仅在 10 个上下。

这种环境下,要让企业青睐,厂商不得不拿出增收的杀手锏。以金蝶来说,至少提供了七个领域的解决方案,以满足客户定制化需求。

然而要支撑如此多的解决方案,需要高昂的维护成本——其员工数量达到 1 万多人。

对比来看,美国的日程管理公司 Calendly,费用管理公司 Expensify 都只做一项服务,员工数量只需几百人。

src=如此一来,从公司估值 / 员工人数的角度出发,金蝶只是 Calendly 和 Expensify 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,经济效益不高。

而金蝶的情况只是国内 SaaS 市场的缩影。可以看到,截止到 2021 年,中国 Top10 的 SaaS 公司市值,不及美国的零头。

src=在这样的土壤中,美图转而大讲 Adobe 故事(会员订阅 +SaaS),可信吗?

靠土地本身的肥力短期内是不现实的,但有外力施肥就另说了。上述提到的 WPS 就是典型。

而催动该趋势的,是 2015 年之后政策层面对电子公文系统正版化、国产化的不断推进(当然也有数字化办公趋势的原因)。

数据显示,截至 2020 年,WPS 的政企覆盖率基本达到 90% 以上。

去年 3 月,UI 设计软件 Figma 突然封停了大疆以及所有被美国制裁名单的中国公司账号。

这引发了整个行业的不安,有设计师表示,Figma 的行为,让中国的很多设计师、设计团队、互联网企业很惶恐。而且这个趋势,可能只是个开始。

一语成谶,8 月 Adobe 旗下的设计社区 Behance,也毫无征兆地封停了所有中国账号。

市场彻底炸锅,毕竟 业内标配 Adobe 沦陷—— 2021 年,Adobe 在图片编辑软件市占率达到 81.44%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国内文创、摄影企业被迫转向国产素材处理软件,以避免风险。这催化了国产替代进程,一众图像 SaaS 企业就此成了风口上的 猪 。

src=总的来看,国产替代风口以及前述的 GPT,似乎可以让图像设计行业,绕过国内 SaaS 市场 获客难,定制高 的盐碱地,看起来更有生机。

如下图,移动化转型、社交、直播、短视频、电商、游戏等热门赛道,美图没有不涉足的。

src=然而,这种势头却没有传导到业绩上。可以看到,2017Q3,在社交平台中,每用户为平台创造的收入,美图是最低的。

src=之所以会这样,用其管理层的话说: 我们一说视频分享,就会想到抖快、B 站等等,美拍现在很显然已经不是视频分享的目的地了。

也就是说,工具型产品用完即走的特性,和以用户时长为核心的内容模式是相悖的。

以 Snapchat 为例,同样是工具属性平台,却在当年 Facebook、Twitter、Ins 等社交山头林立的情况下,一跃而起。

背后的逻辑是,其阅后即焚的模式,成为年轻族群逃避传统熟人社交,只和朋友展示真实自己的 世外桃源 。

src=然而 2017 年,随着 Ins、WhatsApp 抄袭引入其 Stories(类似会消失的微信朋友圈)功能。阅后即焚的轻松社交定位,差异化不再,Snapchat 用户逐渐被 Ins 夺走。

src=由此来看,对社交平台来说,内容当然是第一要义,但打造差异化社交定位,更关乎长续生存。

2018 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