禾大科技:首个数字土壤普查平台 想以大数据见证中国农业现代化

2023年2月14日 by 没有评论

当遇上国家『减肥减药』政策,与全国第三次土壤普查,现代农业的下一个形态应如何呈现?

关键词:智慧农业、国内首个土壤普查平台、科学种植、BB肥、富邦股份、田小二

无农不稳,无粮则乱。农业是无论任何一个国家的基础产业。而与之紧密相关,在A股拥有45家上市公司的化肥行业,则在这个产业中举足轻重。据联合国粮农组织(FAO)统计,化肥在对农作物增产的总份额中占到了40%~60%。某种程度上说,化肥的施用,是现代农业的标志性技术。

2015年6月,农业部印发『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』,要求完成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任务,少用化肥、不用化肥,无疑是这个行业所面临的历史转折点。有的企业选择转移战场,布局海外。有的企业选择投入研发,推广新型肥料的使用。都是应对行业变革的反应。但往往能最终胜出者,总是以下一个时代的思路以应答。

如果说化肥是代表上一个现代农业的标志,那下一个,就好像其他所有下一个时代的产业一样,智慧城市、智慧社区、智能制造等,『智慧』是方向。

在美国和以色列学习多年的现禾大科技CEO王亚非看到,美国的做法是『精准农业』,以色列的做法是『设施农业』,他觉得这些技术可以带回国,具象化『智慧』这个方向。

于是在2015年,王亚非回国,叫上认识多年的技术人才刘世生,加上早已在化肥行业耕耘多年、富邦股份的董事长王仁宗,以个人投资者身份战略投资并成立了武汉禾大科技。

『之所以国家要在2020年把用肥的量降下来,是因为土壤对肥料授入过量。但同时农作物的产量不能降低,在保持和提高产量的基础上,要把肥料量降下来,肯定要科学的解决。那要科学,科学从何而来,首先就要找到更多的数据,否则没办法科学。』刘世生说,『智慧农业』要从源头的数据着手。

刘世生表示这里应有三个数据。一是农作物的模型数据。从作物产出需要用到多少肥料,每个作物的需求都不太一样。『以前农民种水稻的习惯是,别人用这个肥,所以我也用这个肥。或者店老板说这个好,我就用这个。或者去年我用这个好,今年我就用这个。但这都太主观,所以就需要作物的营养数据,什么时候缺、缺多少,这是我们要想办法掌握的。』

第二是土壤数据。『同一种作物会因生长在不同土壤上而不同,南方的水稻和北方的水稻就不一样,虽然它营养需求是一样的。比如某些地方的土壤缺锌,加上一点锌效果就会非常好。但哪里缺什么,此前不知道。』

在这样的构想下,他们选择以农作物最源头的土壤数据为切入,同时结合另外两点,开展B、C两条业务。

自建国以来,中国分别于1958年-1960年、1979年-1985年两次开展全国土壤普查。但因年代久远并技术受限,目前土壤数据参差不齐且较为陈旧,于是在近期全国即将开始第三次土壤普查。

『而对于商业或研究用途而言,则需要用到一些更精准的土壤数据,这必须自己去建立,那成本就很高。』刘世生说。

因此他们的B端业务主要有两类客户,一是政府,二是研究机构和企业。这块业务的产品名为『土库』,也是国内首个土壤普查平台。

据悉,目前土库的土壤勘测水平能做到每亩53组以上的深度土壤CT检测数据,快速检测PH值、有机质、速效氮、磷、钾、钙、镁等养分数据,以及重金属含量等多项土壤信息。

2017年1~4月,禾大科技通过土库对湖北应城约100万亩土地制作数字土壤地图,用4S技术(土壤地图SOIL、遥感RS、地理信息系统GIS、全球定位系统GPS)快速取出土壤数据,对应城土壤全面体检,以指导农户种出效果更佳、用肥更优的作物。

2017年底到2018年初,禾大科技与内蒙古巴彦淖尔农牧局合作,通过土库对普查区域规划、取土实施、土壤检测、土壤地图发布及治理,助力内蒙古100万亩盐碱土地普查。

『此前,内蒙古此地的盐碱化严重,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种植葵花籽,没办法种别的作物。』刘世生说。

在『土库』业务中,禾大科技提供指导服务与测土设施,具体执行则交由客户,平均单价在1元/亩左右,目前有5家客户在使用。

而在掌握了大量数据后,如何达到『智慧农业』、如何更大规模有效的让数据受惠于农业生产的第一线——农户身上,则是禾大科技正在推进的C端业务,免费农业APP『田小二』。

田小二首先是一个线上产品,帮助农户用手机建立自己的田块档案,自动获取田块位置、面积、气象、土壤、施肥方案、遥感影像等农业数据,让农业大数据走进生产第一线。

其次,文首提到的关于『减肥减药』的具体应对方式,则在田小二的线下业务中体现。

在肥料行业大致有两类肥,有机肥和无机肥。有机肥即动物粪便、沼气等发酵产生,无机肥即在中国占有80~90%施用最多的复合肥。而之所以说占有80~90%,是因为在无机肥这个品类里还有一种肥料,称之为BB肥(掺混肥),目前在美国、欧洲等国占主流。

『之所以复合肥在中国大规模使用,是因为在中国方便。一颗肥料里已经包含了氮磷钾等元素,工厂规模化生产,大概在中国占有80~90%。但在美国欧洲等地,很少使用这种已成型的产品,而是买一颗颗单一元素的原料自己配比混合。为什么在中国是这样,是因为美国等地都是大农场,生产者对化肥较为认识更多,国外一个农户就种一万亩,自己就用设备混合了,成本也会更低。而中国的农户比较分散,直接做成一颗成型的通用元素配比标准的肥料,更适合中国的农户,也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知识。』刘世生解释道。

如果将数据匹配到复合肥中,固有的化肥产业已形成规模化生产,则不可能按不同区域土壤环境和作物营养构成以生产,因而禾大科技选择了相对更可行的BB肥方案。

具体做法是深入到线下一个个农资店,加盟合营形式,提供小型参混设备和部分肥料原料,结合农户在田小二APP中看到自己这块区域的农田数据,到最近的农资店自动搅拌生产配比合适的肥料施用。

目前田小二刚刚进入推广使用阶段,有10家左右加盟合营店,每家店每年销售额在500~2000吨肥料。

BB肥作为非主流的解决方案,如何获得农户的认可与使用,无疑是一个需要教育的市场。

但好在,在禾大科技成立的这一年,相继出现了云农场、点豆肥吧等BB肥厂家。使得BB肥在东北等部分地区慢慢为农户接受。

『但他们多是复合肥企业转型做BB肥,大多没有数据支撑,更多依据经验。所以我们真正对标的企业,是美国的farm logos公司,很多功能都是对标设计的,他们是以遥感技术为切入,服务农场。』刘世生说。

而另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是,如此深入线下,具体到每一个农户每一家农资店,禾大科技的C端业务显得无比重,这似乎并不适合一家创业公司。

事实上,在谈起farm logos时,刘世生也提到了中国农业的另一个发展方向,就是农业机械自动化。

『美国整个产业体系完善,生产者相对集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