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湖的泥沙淤积达到了近19亿m³为什么会引发“蓝藻之忧患”?

2023年2月14日 by 没有评论

太湖是我国第三大著名的淡水湖泊,地处长江中下游“鱼米之乡”。与其它湖比较,太湖面积大,浅,底平,蓄水面积约44.3亿立方米,约占鄱阳湖的17%。

太湖是一种典型的浅层次原湖,湖中无明显的深槽。太湖由于人工开闸蓄水、清淤等原因,水深增大,但其平均水深只有1.9米,最大水深在4~5米之间。

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,浅水就意味着它的容量和容量会降低,但是它的优点是:浅水区的环境可以使湖泊温度升高,可以促进浮游生物的繁殖,从而增加水体的单位产量。所以,太湖的鱼产能力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,2017-2019年,每年捕捞量达6.8-7.2万吨,平均每公顷可产19公斤的湖鲜,被称为“天然鱼塘”。

从地理位置上讲,太湖地处长江的下游,湖床的比降较低。太湖地区多为江南古大陆,其形成范围仅限于两个凹陷:东南钱塘凹陷和西北扬子凹陷。太湖自新第三纪以来,由于西升和东移的构造作用,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碎块丘陵,多为零星的基岩岛。

其次,沉积物的沉积作用使湖泊的沉积趋于浅,累积淤积不少于19.15亿立方米,等于氮840,000吨,磷60万吨。太湖的泥沙与当地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:六十、七十年代,太湖一带盛行“泥巴”的生产方法,当地的农夫把湖底的泥沙挖出来,晾晒成肥料,滋润了湖边的肥沃土地。

根据资料,太湖附近每年有180-2百万立方米的挖泥量,与当时的天然淤积量基本相当。“罱泥”实质上是一种人工淤泥,它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,它可以使湖水的深度更深,减少水体的有机污染,同时也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。但是,在80年代,随着农用肥料的广泛使用,“罱泥”的数量逐渐减少,九十年代的泥船数量越来越少,太湖的水质也越来越差。

太湖的淤泥要辨证地对待,挖掘和利用是一种珍贵的资源,但如果把它们留在湖底,只会滋生蓝藻,使太湖“营养病”更加严重。

结果显示,太湖泥沙属有机污染类型,泥沙微粒小于1毫米,多数为80微米,其中含有较多的细沙、粗屑垃圾、腐殖质等,塑性指数在8以下。太湖沉积物的有机质含量为0.36%~7.06%,平均含量为1.62%,为大面积爆发提供了潜在的风险。

“蓝藻之患”,并不是从太湖开始的。上世纪60年代,太湖还是一片贫瘠的湖泊,水质清澈,风景秀丽,是一座美丽的城市。太湖在1981年全面转为中营养湖,但尚未形成大规模的蓝藻。80年代末,苏州,无锡,湖州等38个城市的工业和农业得到了快速的发展,生活污水和养殖废水进入湖中,造成了严重的污染。

自那以后,太湖以北梅梁湾一带蓝藻泛滥的频率越来越高,蓝藻的密度和范围也越来越大,直至“失控”。

最严重的一次是在07年五月,无锡市的水源受到水华的侵袭,造成了城市的水源短缺。太湖“水危机”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关注,地方政府迅速反应,组织人手一千两百万立方米的水藻,利用望虞河“引江济太”,补充93亿立方米的水量,并从梅梁湖抽取89亿立方米“高肥”水,提高了水质。

太湖的泥沙也是导致蓝藻长期无法根除的重要因素。自2007年起,太湖流域的清淤工作立即启动,目前已完成了三千万立方米的清淤。

也许有些人不明白:太湖的泥沙与蓝藻到底有何联系?其实,泥沙是蓝藻繁殖的“温床”,而蓝藻的泛滥,则会加剧污染,形成一个恶性循环,让太湖生态受到严重影响!

蓝藻是一种具有毒性的、周期性繁殖的海藻,其失控与氮磷含量、水温等因素有关。太湖的7~10月份,水温在25-35℃之间,是最容易发生水华的时期。到了冬天,蓝藻的优势就会减弱,剩下的海藻(厚壁孢子)会在泥沙表面蛰伏,然后在第二年春天重新生长。

此外,蓝藻中有76%的有机物,而且,这些藻类的死亡也会加剧土壤的污染。比如:2007年,当蓝藻爆发时,贡湖北岸大量藻类沉积物,其沉积物中的有机物达到13.01%,这意味着什么?太湖泥沙中的有机质含量普遍在2%,而北贡湖则是平均浓度的5.5倍!

因此,太湖地区要想控制蓝藻,必须加强对淤泥的治理。但问题是,太湖的淤泥很难清理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太湖淤泥的最大特征是淤积量大、配套工程规模大、清淤费用高。前面所说的19.15亿立方米,是在2002年进行的,沉淀20年后,自然淤积应该会更多。按照180万立方米/年的速率,20年内将增加3600万立方米的淤泥。而太湖的淤泥清理项目,则是三千万立方米,连百分之二的淤泥都没有。

从淤积速率来看,无锡市2007-2020年13年来,全市累计清淤能力达2300万立方米,平均每年约177万立方米,其清淤效果并不尽如人意,甚至还不如60年代。

按照现在的淤泥速度,即使没有自然淤积,太湖的淤泥清理也要一千年以上,而相应的费用,也是难以想象的。按每平方米200元的清淤费用来算,19.15亿立方米的淤泥造价为3830亿元,这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而太湖附近的可利用土地有限,这就制约了清淤工作的开展。20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,太湖地区大规模的开垦,使原有的芦苇湿地面积下降超过100平方公里。由于环湖地带的经济发展,土地价格昂贵,太湖的淤泥即使被挖掘出来,也没有地方堆放。

很有经济价值的发展利用,就是做肥料。通过对太湖淤泥的重金属、有害物质的检测,基本达到了《土壤环境质量标准》 GB 15618-2018、《农用污泥污染物控制标准》 GB 4284-2018的要求,可以作为绿化土、种植土;

二是经过深加工,生产出各类建材,如:粘土烧结砖、陶瓷颗粒、免烧陶粒等。此外,太湖大堤、鱼塘、宕口、堆场等的回填区,以及芦苇沼泽的回填区,都是可以利用的。

有专家认为,太湖的淤泥最好的资源化利用,就是对芦苇荡进行回填性的修复,其生态效益是无法估计的。太湖西、北、南三个湖湾都适合种植芦苇,一是芦苇能有效地吸收氮、磷,净化水体;其次,芦苇还可以阻止污染,阻止蓝藻的蔓延,减少第二年春天的蓝藻,这是一种很好的控制方法。

太湖是长三角地区的“生态宝库”,也是长江地区最大的饮用水来源,因此,太湖的保护,就是对水资源的安全保障。湖泊淤积的泥沙既是蓝藻爆发的潜在威胁,也是一种珍贵的资源,“变废为宝”,为太湖的美丽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